您好,欢迎进入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请登录][免费注册] 我的办公室 |客服中心|English

  • 资讯
  • 企业

中文首页头部右侧

美联储加息:这一次有何不同?

来源:中国证券报 时间:2017-03-24 00:00:00

  鉴于全球货币政策环境已进入了新生态,无论美元今后一段时间的走势还是美联储的下一个加息时点,很可能将在世人预期之外。倘若新兴市场仍以为会有下一个“喘息之机”而放松警惕,或将面临全球金融危机暴发以来最大的冲击。
        美联储毫无悬念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调升至0.75%-1.00%。从2015年12月到去年12月再到本月,“三点确定一个面”,美联储可说已基本完成了政策布局。虽然全球市场尚未完全摆脱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但当前货币政策环境已然进入新生态。市场早有预期,今年美联储或加息三至四次。虽然市场对美国去年经济增速及今年首季GDP季度环比折年率的预估值分别为1.6%和1.1%,但经济学家对今明两年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期颇为乐观,预计分别达2.4%和2.5%。在劳动参与率维持不变的情况下,美国失业率降至4.7%,也体现出经济复苏的稳固态势。此外,2月美国CPI同比升2.7%,创下5年最大升幅,也增强了市场对美联储的加息预期。
        当然,让市场更确信美联储会加息的重要原因,是特朗普上任以来所推动的各项扩张式经济政策。大规模减税及基础设施项目建设计划,可能推动美国进入新一轮经济扩张阶段。为避免未来经济过热,加息是必然的选择之一。美联储主席耶伦在议息会议后的发言中坦言,未来潜在的财政政策变化可能不小,而部分FOMC委员已将财政刺激预期纳入了其预测。
        抑制资产泡沫过度膨胀也是美联储加息的重要原因。美国股市已走过了八年“牛市”,主要股指多次创下历史新高。截至3月16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纳斯达克指数、标普500指数分别较年初上涨5.9%、9.6%、6.4%,较2009年低谷增幅均达到2至3倍。与此同时,美国房地产泡沫似乎也回到了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去年12月,标准普尔/CS20个大中城市房价指数较上年同期涨幅达5.6%,创年内最大增幅,而从房价指数基数水平看已逼近200点,超过了2007年末的水平。
        美联储加息之后,市场总会把眼睛盯着美元汇率。可是3月16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加息后,美元指数却不涨反跌。这一方面是市场对本次加息预期的提前消化。此前近一个半月时间,美元指数已上涨了2个百分点。加息后美元指数下跌,当是“靴子落地”的正常反应。而另一方面原因,应是市场对美联储议息会议后相关言论的解读。由于美联储并未明确下一次加息时点,导致“鸽派加息”一词在市场上广为流传。受此刺激,国际黄金价格迅速上涨,现货黄金涨幅超过1%至每盎司1219美元。欧元兑美元汇率也显著抬升,在当日纽约尾盘时段上涨1.2%,刷新了2月7日以来的高位。回顾历史数据,2015年12月美联储加息后,美元汇率在近半年内跌幅超过5%。2016年12月,美联储再度加息后,美元汇率在今年1月走势也相当疲弱,甚至跌破了100点关口。如果看美联储前两次加息后的美元走势,很可能得出的判断是,美元将在近一段时期呈现疲弱走势。
        然而,事实真会如此吗?请注意了,2015年12月的加息,是美联储2006年以来的首次加息,也是其在全球金融危机暴发7年之后首次“收紧”货币利率。作为一次“尝试性”举措,不出预料地激发了市场的激烈反应。市场剧烈波动之下,美国经济也受“回溢效应”影响,2016年上半年经济增速下滑,美元走弱自是必然。在2016年12月加息之前,耶伦在美国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上做了一番偏鹰派思维的发言:“相对早的加息可能是合适的,等待太久可能会导致美联储日后不得不突然收紧政策”,“加息的条件将很快满足”。虽然那次加息后,美元指数一举冲破100点关口,但在全球主要央行维持宽松政策的环境下,美联储加息显然属“另类”之举,加之新总统可能带给美国乃至世界的不确定性,让美元再次走软。
        但这一次,情况或许有所不同。首先,美国经济经受住了两轮加息后“回溢效应”的考验,总体维持稳健复苏,尤其失业率持续维持低位水平,通胀稳步提升。其次,美联储在经历几番所谓的博弈后,与白宫之间相互大致熟悉了对方的政策意图。在对美国利益的一致性诉求之下,双方已初步达成默契。正如耶伦在谈论宏观政策时所强调的那样,“美联储欢迎白宫出台经济刺激政策,加息带来的物价稳定效应和经济增长相辅相成,并不矛盾。”可以预见,今年美联储下一次加息将会少去更多顾虑。
        作为当今全球经济体量最大、同时影响力也是最大的国家,美国的货币政策走向不可避免会改变全球货币政策的整体环境和大趋势。在2008年全球金融市场被美国次贷危机冲击的背景下,各主要经济体央行相继“跟随”美联储实施了超大规模的宽松货币政策。而2015年12月至今,美联储三次加息通过国际金融市场的多种途径,促使世界主要央行调整货币政策仍然是大势所趋。例如,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科威特以及巴林4家阿拉伯海湾原油出口国央行,都已相继加息25个基点。英国央行、欧洲央行也传出了“鹰”派呼声。尽管日本央行仍在持续宽松,此前以先于欧洲央行行动而引发市场关注的瑞士和挪威央行仍按兵不动,但若忽视全球货币政策生态已然改变的迹象,可能会被一些市场表象所误导。无论美元今后一段时间的走势还是美联储的下一个加息时点,很可能将在世人预期之外。
        近年来,基于美联储的加息预期,新兴市场多次遭遇跨境资本外流冲击,致使股市大跌、货币汇率贬值。但随后市场调整美元走软,又给新兴市场以所谓的“喘息之机”。鉴于全球货币政策环境已进入新生态,美联储本轮加息与往日明显不同,倘若新兴市场仍以为会有下一个“喘息之机”而放松警惕,或将面临全球金融危机暴发以来最大的冲击。(作者罗宁 系盘古智库研究员,高级经济师)

评论列表更多

 匿名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潘家园南里12号楼9层 邮编:100021

电话总机:010-58280809 传真:010-58280810,010-58280820 会员服务邮箱:cccmeservice@cccme.org.cn 会员服务热线: 010-58280888,010-58280716